dvbbs
收藏本页
联系我们
论坛帮助
dvbbs

金量子论坛 → 留言板

帐号:   密码: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公告:
     [发新贴] 按回帖排序 分页 [1][2][3][4][5][6][7][8][9][10] [上一页] [下一页] [发新贴]
留言者信息

蓝天、白云 留言于: 2019-8-24 18:17:00

蓝天、白云



主题: 谢谢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谢谢东风第一枝,随缘人,老姜的祝贺!



留言者信息

庄里人 留言于: 2019-8-23 22:15:00

庄里人



主题: 小小溪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小小溪:金量子长赢1号基金的数据是6月28日的,是否该更新了?


留言者信息

找到白马 留言于: 2019-8-23 20:55:00

找到白马



主题: 科创板热度还没走,这又是什么新亮点?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8月23日下午,证监会发布《上市公司分拆所属子公司境内上市试点若干规定》(下称“分拆上市规定”),并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此前,市场普遍预期将允许A股公司分拆子公司在科创板上市。而此次,新规创新力度更大,将开展A股公司分拆并在境内上市的试点


留言者信息

蓝天、白云 留言于: 2019-8-23 13:48:00

蓝天、白云



主题: 中签南华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中签南华7320931000股



东风第一枝: (2019-8-23 17:07:00) ——

恭喜好运!我好久没中过签了,都不知啥感觉了~~   

哈哈。。。




随缘人: (2019-8-23 17:34:00) ——

恭喜!恭喜!




老姜: (2019-8-23 17:39:00) ——

恭喜恭喜





留言者信息

正一 留言于: 2019-8-23 11:27:00

正一



主题: 中午30分:《国富论》(45)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都市民军的力量,此时既不下于乡村民军,一旦有事,又容易集合,所以与当地领主争议时,他们常占优势。意大利、瑞士等地,各个都市或由于离首府所在地很远,或由于本身的天然力量,或由于其他缘故,君主对它们已全无权力,它们大都逐渐成为独立的民主社会,并征服当地贵族,迫令其拆毁乡间城堡,而以和平居民资格居住在都市内。伯尔尼民主国及瑞士其他若干都市的简史,类皆如此。除威尼斯外,十二世纪末至十六世纪初,意大利屡起屡灭的无数大民主国的历史亦如此。



          英、法两国王权虽有时甚为式微,但从未全部消灭。都市因此没有完全独立的机会。但因市民势力日涨,除上游的市税以外,国王一切赋税,须得市民同意,才征收得到。国王有急需,就通诏全国各市,使派遣代表,出席国会。这些代表可与牧师和贵族一起议决,给予国王特别经济援助。由于市民代表,大都袒护国王,国王有时利用他们抵抗议会内大领主的权力。这就是市民代表出席欧洲各大君主国的国会的由来。



         秩序、好政府以及个人的自由安全,就在这种状态下在各个都市确立了。但此时,乡村耕作者,依然受到贵族的各种迫害。处于无力自卫状态的人,自然满足于仅够过活的生活资料;因为,拥有更多财富,只会招惹压迫者更苛虐的诛求。反之,当人们勤劳的结果确有亲自享受的把握时,他们就自然会努力来改善他们自身的境遇,不仅要取得生活必需品,而且要取得生活上的便利品和娱乐品。所以,以生产生活必需品以外的东西为目的的产业,在都市建立的时期,比在农村早得多。在贱奴状态下受领主钳制的贫穷农民,稍有储蓄,必掩藏唯谨,免得领主看见,据为己有,而且一有机会,即逃往都市。加之,当时法律对市民既如此宽纵,同时又如此热望削减领主对农民的权力,所以,农民只要逃往都市,一年不为领主所获,即可永享自由。因此,乡村勤劳居民,一有积蓄,自然会逃到都市来,把都市看作他们唯一安全的避难所。



          城市居民的食品、材料和产业手段,归根结底,都出自农村。但近海岸沿河边的城市居民,却不一定只从邻近农村得到这些物品。他们有大得多的范围。他们或用自身工业的制造品作交换,或经营遥远国家间的运送业,以甲国产物交换乙国产物,而从远地取得他们所需要的种种物品。一个城市不但在其邻近各农村都很贫乏都很衰落,而且在它所与通商的各个农村也都很贫乏很衰落的情况下,仍可发达起来,日臻于富强。因为单个地说,每个农村对它所能提供的食料与雇用机会也许有限,但综合起来说,它们所能提供的却极可观。不过,在商业范围还极狭隘时,有些国家就很富裕,产业就很发达了。例如,未曾灭亡时的希腊帝国,亚巴西德统治下的撒克逊人的帝国,未被土耳其人征服的埃及,巴伯里海岸某地,以及摩尔人统治下的西班牙各省。



            在欧洲,最早由商业致富的,似为意大利的城市。意大利当时居于世界的文明部分和进步部分的中心。十字军虽然破坏了许多资财,伤害了许多居民,妨碍了欧洲大部分地方的进步,但却非常利于意大利若干城市的发展。为争夺圣地从各地出发的大军,对威尼斯、热那亚和比萨各市的航海业,给予了极大的鼓励。十字军有时由这些地方的船只运送,粮食常由它们供给。它们简直可以说是大军的辎重队。使欧洲其他各国遭受极大破坏的十字军,却成为这些民主国富裕的源泉。



         商业城市的居民往往以制造品和奢侈品运往富国,只满足大富翁的虚荣心,大富翁也很愿意用大量本国生产物来交换。因此,当时大部分欧洲商业,主要是以本国生产物交换较文明国的制造品。英格兰的羊毛常与法兰西的葡萄酒及弗兰德的精制呢绒交换;波兰的谷物亦常与法兰西的葡萄酒、白兰地酒及法兰西和意大利的丝绒交换。


             这样,对精良制造品的嗜好,就通过国外贸易逐渐普及到没有精制造业的国家。但这种嗜好,一经普及于国内,便引起很大的需要,商人为免去运输费起见,自然会想到在本国建立同种制造业。这就是罗马帝国崩溃后西欧各地为远地销售而建立的制造业的由来。

但我们必须注意,世界上从未存在过而且也绝不可能存在完全没有制造业的大国,我所说的大国没有制造业,所指的只是精良进步的制造业,或适于远地销售的制造业。各大国大部分居民所穿的衣服所用的家具,都是本国产业的产物。这种情形,在普通所谓无制造业的贫国,尤为常见,而在普通所谓制造业发达的富国,反而不常见。与贫国比较,富国下等阶级人民日用的衣服、家具,反有大得多的部分,是外国的产物。



          各国适于远地销售的制造业,其发生的情况有两种。



          第一种是国内商人和企业家像上面所说,有时因要仿效外国某种制造业,而勇往直前地(如果可这样说),把资本投下来经营。像这样发生的制造业乃是国外通商的结果。十三世纪盛行于路卡地方的绸制造业、绒制造业、缎制造业,即如此发生。此等制造业,后为马基雅弗利的英雄之一卡斯特拉卡尼的暴令所驱逐。1310年,有九百家族,被逐出路卡;其中,有三十一家,退往威尼斯,建议在那里开办绸业。当地官吏准许,并给以多种特权。因此,他们就在那里创设绸业。开始的时候,即雇有工人三百名。伊丽莎白时代才传入英格兰而在古代即已盛行于弗兰德之呢绒业,现在里昂及斯皮塔菲尔的绸业,似乎也是这样发生的。这样发生的制造业,因为是仿效外国,所以,大部分使用外国材料。当威尼斯初有制造业时,一切材料都从西西里及利文运来。更久以前的路卡制造业,其所用的材料亦产在外国。桑树的培植,蚕虫的饲养,在十六世纪以前,意大利北部人似乎还不大知道。种桑养蚕的技术,在查理九世才传入法国。弗兰德制造业所用的羊毛,主要来自西班牙和英格兰。西班牙羊毛,虽然不是英格兰毛织物最初采用的材料,却是适于远地销售的毛织业最初所采用的材料。现时里昂制造业所用的丝,亦大半是外国出产;而且,在它初建时,就全部或几乎全部是外国出产。斯皮塔菲尔制造业所用的材料,大概一向都不是英国产物。像这样的制造业,大部分是因少数人的计谋而创办的,所以设立的地址,有时是滨海的都市,有时是内陆的都市,视这少数人的利害关系和主意而定。


         有时,适于远地销售的制造业,是自然而然地由家用品制造业和粗物制造业逐渐改良而成的。我们说过,即便最贫陋的国家,亦常有家用品制造业和粗物制造业。由这种制造业逐渐改良而生的制造业,大都使用本国出产的材料;这些材料最初往往是在离海岸很远有时甚至离可通航运的水路亦很远的内地加工的。土壤肥沃的内地,耕作容易,所产物品,除了维持耕者生活所需外,还有很多剩余。这种剩余,因陆运费太贵,航运不便,不易运往外地。因此,丰饶的出产,使粮食便宜,从而鼓励工人住在那里。他们觉得,在那里劳动比在其他地方可获得更多的生活必需品和便利品。他们所用的材料是本地出产的,他们把材料加工后,即以制成品,或者说,以制成品的价格,换得更多的材料和粮食。他们节省了由内地到沿河沿海各地或遥远市场的运输费,从而给剩余部分天然产物增加了一个新的价值。这样,耕者可以用比从前更为简易的条件,从这班工人手里取得对他们有用或者使他们满意的物品。对于剩余部分农产物,耕者可取得更高的价格;他们所需要的其他便利品,又可以较低价格买得。这种鼓励农民并使农民有能力进一步改良和耕作土地,因而增加剩余的产量。土地肥沃,使制造业诞生,而制造业的发展,又反过来增进土地的出产力。制造业最初仅供应本地;后来,作品改良精致了,便能供应远地的市场。


          因为,天然产物甚至粗制造品很难担负由陆运运往远地的费用,而精制造品却不会遇到这种困难。精制造品,在小容积中,常包含大量天然产物的价格。例如,一匹精制呢绒,虽仅重八十磅,但所含价格,却不仅是八十磅羊毛的价格,而且,有时,还包含着几千磅谷物,即各种工人及其直接雇主的生活资料的价格。这种谷物,如果以谷物的原形运往海外,定然是极困难的。但若以精制品的形态运往,则虽运往最远的角落亦很容易。利斯、赫利法克、设菲尔德、伯明翰、沃弗汉普顿等地的制造业,就是按照这个方式,自然而然地发展起来的。这种制造业是农业的结果。其推广与改进,在欧洲现代史上,一般迟于那些由对外贸易促成的制造业。在现在上述各地很繁荣的那些制造业适于外销以前一百多年,英格兰就以其用西班牙羊毛为原料的精制呢绒业著名于世了。前一类制造业是随着农业的发展而推广和改进的,而农业的推广与改进,又是国外贸易和直接由此而产生的制造业的最后和最大的结果。关于这一点,我将在下面说明。



留言者信息

大树 留言于: 2019-8-23 9:35:00

大树



主题: 贵州茅台对于99.99%的A股股民,拥有它可能永远都是梦想!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A股大王——贵州茅台。
贵州茅台的业绩持续增长,

产品提价权在手,大树就不说了。

现在贵州茅台只有8.8万股民。

这8.8万股民都是老韭菜,

他们以长期持有为理念。

茅台股东追涨杀跌的太少了,

所以股市中99.99%的股民,

永远都买不起茅台,

或者能买得起也不敢买,

因为他们不懂茅台,

所以他们永远都觉得贵州茅台太贵了。





大树: (2019-8-23 9:36:00) ——

写于贵州茅台创出1100元股价新高。




大树: (2019-8-23 9:39:00) ——

在A股,每一万股民中有5人持有茅台股票。




大树: (2019-8-23 9:46:00) ——

大树目前贵州茅台持有成本650元,安全,可靠!

记得2015年大树的实验户,

满仓持有贵州茅台1.4万股穿越熊市。

最后在熊市底部换入HB杠杆基金,

本想用杠杆基金挣个大钱,结果虾米了。

仅仅挣了个小钱。教训啊!要汲取。




安云: (2019-8-23 11:12:00) ——

龙头的确不一样,

银行也是。

平安银行,招商银行就都以今年的涨幅看,远远跑赢大盘,都涨了百分之三四十。也跑赢所有银行股,

交行,华夏等行,完全没有涨。

同是银行区别都这么大,

以后龙头看来都是有溢价效益、




安云: (2019-8-23 11:14:00) ——

A股看来以后也是这样,只有少数核心资产在涨,

大部分股票是没有出路的,

如果指数有行情,可能也不代表所有的股票有行情。

我昨天晚上看了一下美股,长年了十几年,

但是,真正上涨的股票,也就都是核心资产。

大部分股票没有涨,

还退市了不少。




安云: (2019-8-23 11:27:00) ——

好的公司总是套个时间不套人。

600276今天也创新高了。


虽然医药公司地雷多,

但是,好公司的确享受了溢价




大树: (2019-8-23 14:57:00) ——

恒瑞医药是好股,只是我不懂它估值为什么长期都很高。

不懂不买,大树就拿住低估的中国平安挣钱就可以了。呵呵!




大树: (2019-8-23 15:00:00) ——

等中国平安实现戴维斯双击,

卖中国平安,买还在底部的航天信息,那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啊!




东风第一枝: (2019-8-23 17:15:00) ——

@大树

您的如意算盘可真牛呀。我倒希望航信赶紧起飞,让您落空一次,嘿嘿。。。

不过话又说回来,航信还得观察,业绩能否如预期翻翻,期待中~





留言者信息

特罗萨 留言于: 2019-8-23 8:58:00

特罗萨



主题: 为什么求范户不更新了?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为什么示范户自8月9日后就不更新了呢?


留言者信息

特罗萨 留言于: 2019-8-23 8:58:00

特罗萨



主题: 为什么求范户不更新了?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为什么示范户自8月9日后就不更新了呢?



东风第一枝: (2019-8-23 17:18:00) ——

周老师近期没有进行操作吧。静静的等鱼来!





留言者信息

小小溪 留言于: 2019-8-22 19:18:00

小小溪



主题: 早茶新闻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民企500强发布:华为海航苏宁列前三
http://finance.sina.com.cn/zt_d/2019_myqy500/


新一轮科技主题行情有望展开 公募深挖硬核科技公司
https://finance.sina.com.cn/stock/relnews/cn/2019-08-22/doc-ihytcern2595833.shtml


科创板开市满月看十大重磅数据 中签后首日卖出最佳
https://finance.sina.com.cn/stock/kechuangban/2019-08-22/doc-ihytcitn0932335.shtml


央行:2021年建立健全我国金融科技发展的"四梁八柱"
https://finance.sina.com.cn/money/bank/bank_hydt/2019-08-22/doc-ihytcitn1092174.shtml



留言者信息

正一 留言于: 2019-8-22 11:34:00

正一



主题: 中午30分:《国富论》(44)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第三章 论罗马帝国崩溃后都市的勃兴与进步


         罗马帝国崩溃后,都市居民的境况,并不比农村居民好。不过,那时候都市中的居民,和古代希腊共和国、意大利共和国内的居民大不相同。在这些古代共和国内,地主占居民中的多数,他们分占公地,都觉得房屋毗连,环以围墙,便于共同防御。但在罗马帝国崩溃后,地主大都散居于各自领地的城寨内,住在各自的佃农及属民中间。市镇上的居民,大都是商人和技工。他们的处境无异于隶役,或近似于隶役。古时各宪章所赋予欧洲各重要都市居民的权利,充分证明了他们在未取得这些权利以前的生活情况。这些宪章,准许都市人民,第一,可以自由嫁女,不必领主许可;第二,在他死后,他的财物可由儿孙继承,不由领主领取;第三,自身遗产可由遗嘱处分。这种权利的颁给,充分证明了在未颁给前,他们是和农村耕作者几乎一样,或竟全然一样,处于贱奴状态。



          这些人,无疑是很贫困很下贱的,他们肩挑着货物,过市赴墟,从这里跑到那里,与今日拉车荷担的小贩相类似。那时欧洲各国,像现在亚洲的鞑靼政府一样,经常在这些旅行者经过某些采邑,经过某些桥梁,过市赴墟,设摊售货的时候,把赋税加在他们的人身与货物上。在英格兰,这些税叫作过界税、过桥税、落地税、摊税。有的时候,国王以及在某些场合拥有这项权力的大领主,特许某些商人,特别是住在他们领地内的商人,免纳各税。因此,这些商人的地位,虽在其他各点与隶役无异或极相类似,但仍被称为自由商人。不过,他们为报答保护者的保护,通常每年需纳人头税若干。当时非付厚酬,保护不易获得。所以,这类人头税可看作他们对保护者舍弃其他税收所提供的补偿。这种交换条件的实行,当初只限于个人,其期限或限于其人之身,或凭保护者的好恶。英国土地清账册关于几个都市的很不完全的记载,常常提及某某市民为这种保护各纳人头税若干给国王或大领主。有时,它又只记录这些人所纳的税的总和。


         都市居民的情况,无论当初是怎样卑贱,但与乡村耕作者比较,他们取得自由与独立,在时间上总要早得多。都市居民的人头税,是国王收入的一部分,这一部分收入,多由国王制定比额,在一定年限内包给该市长官或其他人征收。但市民自己亦往往可以取得这样的信用,来经收他们本市的这种税收,于是就对这全部税额联合负责。这种包税办法,对于欧洲各国国王的一般经济,应当是十分适宜的,因为他们本来习惯于把庄园全部的税收,交由庄园全体佃农包办,使其对这全部税收负连带责任。但这种办法,对佃农亦有利。他们可照自己喜欢的方法从事稽征,并通过自己聘员之手将税款纳于国库,不必再受国王派出的吏役的横暴了。这在当时被视为极重大的一件事。



         当初,市民包办市的租税,和农民包办庄园的税一样,是有年限的。后来,随着时代的推进,变成永久的。税额一定,以后永远不能再加。税额既成为永久的,以纳此税为条件的其他各种赋税的豁免,便亦成了永久的。因此,其他各税的豁免,便不限于一人之身,不再属于作为个人的个别的人,而属于特殊城市内的一切市民了。这个城市,因此成为所谓自由市;由于同一理由,市民成为所谓自由市民或自由商人。



          前面说过的那种重要特权即嫁女自由权、儿女继承权与遗嘱权,一般常常是随着这种权利一同赐给特殊市的一般市民的。那种种特权,是否常伴随着贸易自由权的赐与,赐给作为个人的个别市民,我不知道。也许真是如此,但我提不出什么直接的证据。不过,无论如何,贱奴制度及奴隶制度的主要属性,就这样从他们身上解除了,至少,从这个时候起,他们在我们现在所说的自由这个字的意义上,是自由了。



            不仅如此,他们通常设立一种自治机关,有权推举市长,设立市议会,设立市政府,颁布市法规,建筑城堡以自卫,使居民习战事,任守备。遇有敌攻或意外事情,凡属居民,不分昼夜,都需尽防卫责任。在英格兰,他们一般可免受郡裁判所州裁判所的管辖;所有诉讼,除公诉外,都可由市长判决。在其他各国,市长所得的裁判权尤其大。



           市税由市民包办的都市,不能不给它们以某种裁判权,借以强迫市民纳税。此时,国家纷乱,如果要它们到别的法庭请求这种判决,势必极其困难。但很奇怪,欧洲各国君主,为什么这样地用这部分税收来交换这种固定的不得增加的租税。我们知道,这种税收在一切税收中,是最不必劳神费财,自然会增加起来的。此外,还有一点,也是很为奇怪的,那就是,君主们竟然自动地在他们领土的中心,建立一种独立的民主国。



         要理解此中理由,必须记得,在当时纷乱情形下,欧洲各国君主,也许没有一个能保护国内弱小人民,使其不受大领主的压迫。这一部分弱小人民,既不能受国法保护,又无力自卫,所以只有两条路走,就是说,若不投身某大领主之下,为其奴隶,乞求保护,就只有联合起来,共同守卫,彼此相互保护。城市居民单个地说,没有自卫能力,但一旦有了攻守同盟,抵抗力就不可轻视。领主常鄙视市民,不仅认为市民的身份与己不同,而且认为市民是被释放的奴隶,其族类亦与己不同。因此,市民的富裕,常常使领主嫉妒愤怒,有机会即加以压迫侵凌,不稍宽恕。市民当然嫉恨领主,畏惧领主。恰好,国王亦畏惧领主,嫉恨领主。另一方面,国王虽亦鄙视市民,但他没有嫉恨他们畏惧他们的理由。所以,相互的利害关系,使国王和市民互结同盟,以抗领主。市民是国王敌人的敌人,所以,国王为了他自己的利益,尽其所能,使市民的地位变得稳固。给予市民权力,使其能推举市长,制定市法规,建筑城堡自卫,进行军事训练,国王就这样尽他权力之所及,把一切独立安全的手段给予市民,使他们不依靠领主。但要使他们的自由同盟能对他们提供永久的安定,能对国王提供相当大的援助,则又非有正常的政府组织不可,非有强制居民服从的权威不可。至于把市税永久包给他们,则是为了表明心迹,使愿结为朋友结为同盟的人,不惧他将来会再压迫他们,会把税额提高或把税包给别人。



         对领主感情最坏的国王,对于市民,敕赐往往最为宽大。例如英格兰国王约翰,对市民最为宽容。法兰西菲利浦一世,全然失去统率领主的权力。至其末年,据神父丹尼尔说,其子路易,即后来称为肥路易的,与国内各主教,筹商最适当的方法,以取缔领主暴行。主教们的意见,可归纳为两种提议:第一,在国王领土内,各大城市都设市长和市议会,以创设新的管辖体系;第二,使城市居民,组织新的民军,听市长调遣,在必要时,出发援助国王。据法兰西各考古学家说,法兰西市长制度和市议会制度,就是这时创立的;德意志大部分自由市也是在式微的苏阿比亚王统治下,才得到这种种特权;有名的汉萨同盟,也是在这时才开始崭露头角。



留言者信息

小小溪 留言于: 2019-8-21 19:46:00

小小溪



主题: 早茶新闻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国务院正制定外商投资法实施条例
https://finance.sina.com.cn/roll/2019-08-21/doc-ihytcitn0762513.shtml


今日财经TOP10|外交部:将制裁参与对台军售美国公司
https://finance.sina.com.cn/china/gncj/2019-08-21/doc-ihytcern2494750.shtml


A股面值退市第二股ST雏鹰 上市九年盲目扩张种下恶果
https://finance.sina.com.cn/roll/2019-08-21/doc-ihytcern2326938.shtml


60万顶格处罚或成历史 证券法修改推进中
http://finance.sina.com.cn/zt_d/zqf/



留言者信息

正一 留言于: 2019-8-21 10:53:00

正一



主题: 中午30分:《国富论》(43)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慢慢地继对分佃农而起的农民,可以说是真正的农民。他们耕田的资本是自己的,但要对地主缴纳一定数额的地租。这种农民租田都有一定的租期。所以,他们有时觉得,投下一部分资本改良土地,对自己有利益。他们希望,在租期未满以前,投下的资本可以收回,并提供很大的利润。不过,就连这种农民的借地权,也有一个长时期是极不可靠的。今日欧洲有许多地方的情况也是如此。土地换了新主,即使租期未满,也可把农人逐去,不算非法。在英格兰,甚至得依虚构的普通退租法取回租地。如果地主使用违法的暴力手段驱逐农民,农民所能凭借以获取赔偿的诉讼章程,是极不完善的。农民并不一定能恢复占有原来的土地,他们通常只能获得损失的赔偿,而且所偿绝不能等于所损。在欧洲,英格兰也许是最尊重耕农的一个国家。但那里,也是直到亨利七世第十四年,才立改佃诉讼法。规定改佃时,佃农得要求赔偿损失,并得要求恢复借地权。这种要求,不必由一次审问而审结。这个诉讼法,施行极其有效,所以,近来,地主若要为占有土地而起诉,他常常不用地主名义,按权利令状起诉,而常常用他的佃农名义,按退佃合状起诉。以此之故,在英格兰,佃户的安全等于地主了。此外,英格兰又规定,每年纳租四十先令以上的终身租地权就是终身保有的不动产,有选举国会议员的权利,耕农大部分有这种终身不动产,所以政治上的势力也不小,地主因此更不敢轻视他们。我相信,欧洲除了英格兰,没有一个地方的佃农,未立租地权约,便出资财建筑仓廩,不怕为地主所夺的。这种十分有利于农民的法律风俗,所起的促进现代英格兰伟大光荣的作用,也许比为商业而定立的所有各种夸大条例所起的作用还要大得多。  



       保障最长租期使不为各种继承人所妨害的法律,据我所知,乃英国所特有。早在1449年,这种法律就由詹姆士二世传到苏格兰去。但当时,限嗣继承法的财产的继承人,往往不许以一年以上的租约出租田地,所以,这法律的泽润未能尽量广布。最近,国会虽立法补救,但这些束缚仍太严厉。此外,在苏格兰,租地人又因没有选举议员的权利,所以不像英格兰佃农那样,受到地主那么大的重视。



     在欧洲的其他地方,虽亦保障佃农权利,使不受土地继承人和购买人的损害,但这种权利的保障期限仍甚短促。例如,法兰西初定租期为九年,近来才延长至二十七年。但二十七年为期仍嫌太短,不足以鼓励佃农进行各种最重要的改良。我们知道,欧洲各地的地主,在古代原都是立法家。土地法都是为他们所设想的地主利益打算的。他们认为,为地主利益打算,祖先不应将土地长期出租,使得他们长时间不能充分享受土地的价值。贪而不公,必定目光短浅。他们不会想到这种规定,一定会妨害改良,结果,一定会妨害他们自己的真实利益。



      古代,农民对于地主,除了纳租,还须提供各种劳役。那种劳役,既不明定于租约内,又不受任何规定支配,只要庄主诸侯需要,就得随命随到。这种全无规定的劳役,使佃农不知受了多少痛苦。苏格兰最近把一切全无规定的劳役废止,不到几年,国内农民的境况就改善了许多。



       农民的私役如此,公役又同样横暴。公路的建筑修补(这种劳役,我相信,各处尚未废除,但横暴的程度不等),不过是一个例子罢了。在王军或王官过境时,当地农民,又有提供车马和粮食的义务,那虽有代价,但代价定于食物征发官。我相信,在欧洲各君主国中,只英国一国,完全消除了食物征发的压迫。在法国和德国,都未曾消除。



      农民所负担的劳役义务,既如上述。农民所负担的纳税义务,其不规则和横暴的程度也和劳役义务不相上下。古代贵族,虽不愿在金钱方面给君主以任何帮助,但毫不踌躇地听任君主对佃农征收贡税。他们没有看出,这种苛税终必严重地影响他们自身的收入。法国今天仍有贡税,那就是古代君王苛税的一例。贡税是加于假定的农民的利润的一种税,它是根据农民投在土地上的资本估定的。所以,农民为自身利益计,尽可能装穷,结果,他耕作所用的资本必减至尽可能少的程度。至于改良土地的资本,那就以减少到零为宜。即使法国农民手中积蓄了一点儿资本,亦将因有贡税,不愿投到土地上来。贡税事实上几乎等于禁止农民把积蓄投资于土地。此外,这种赋税被认为会抑低任何要完纳它的人的身份,使不仅不能与乡绅平行,且不能与市民并列。而谁租借别人的土地,谁就要完纳这种税。绅士,甚至有产的市民,都不愿受这种耻辱。所以,施行这种赋税的结果,不仅使从土地方面积蓄起来的资本不用来改良土地,而且使一切资本都不用来改良土地。英格兰以前曾有十分之一税和十五分之一税,就它们对土地的影响说,似乎是和贡税同一性质的税。



      在这一切害农政策之下,要耕者来改良土地的可能性很小。这一阶级的人民,尽管受法律保障,有自由有安全,但在改良土地上,却处于大不利的地位。农民与地主比较,犹如借钱经商者与有资亲自经商者相比。固然,无论是借资经商,或是有资亲自经商,只要他们的行为一样慎重,他们的资财就都可以增进,但因借钱经商者的利润有一大部分归作借款的利息,所以借钱经商者的资财的增进,定要迟缓得多。同样,与地主比较,即使行为一样慎重,佃农耕地的改良,亦要迟缓得多;因为,在农民的场合,生产物的大部分须归作地租,而在地主的场合,这一部分却仍可用来作进一步的改良。此外,农民的地位,当然比地主低。不仅如此,欧洲有大部分地方,把农民看作下等人,甚至不如有些地位的小商人和技师。至于农民地位被看得低于大商人和大制造商,那是全欧洲各地普遍的情况了。世上有几个大财主愿舍弃高的地位而与下等阶级的人民为伍呢,所以,即在现今,欧洲人的资本,仍很少会由其他行业转到农业上来改良土地。也许与欧洲其他国家比较,英国资本转到农业方面来改良土地的,比较多些。但即使在英国,在若干地方用于农业上的大资本,大都是在农业上获得的。(和一切其他职业比较,农业上资财的积蓄,最为迟缓。)不过,我们应该知道,在所有国家里,除了小地主,最能改良土地的,要首推富农和大农。在欧洲君主国中,英格兰也许特别有这种情形。据说,在荷兰共和政府以及瑞士伯尔尼共和政府中,农民的地位,也不低于英格兰农民。



      除上述外,欧洲古代的政策,尚有其他不利于土地的改良与垦作的地方,不论进行改良和垦作的人是地主还是农民。比如:一、到处都规定,未经特许,谷物输出一律禁止;二、限制谷物甚至各种农产物的内地贸易,实行禁垄断禁零售禁屯积种种谬法,确立集市市场的特权。我说过,古意大利土地非常肥沃,且又为世界最大帝国的中心地,然其农耕的进展,亦不免因禁止谷物输出和奖励外谷输入而受到许多阻碍。至于土地没有那样肥沃,位置没有那样有利的国家,其耕作会因限制谷物的内地贸易和禁止谷物输出而受到何种程度的阻碍,就难于想象了。



分页 [1][2][3][4][5][6][7][8][9][10] [上一页] [下一页]   [发新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