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收藏本页
联系我们
论坛帮助
dvbbs

金量子论坛 → 留言板

帐号:   密码: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公告:
     [发新贴] 按回帖排序 分页 [1][2][3][4][5][6][7][8][9][10] [上一页] [下一页] [发新贴]
留言者信息

蓝天、白云 留言于: 2019-9-10 10:56:00

蓝天、白云



主题: 祝愿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祝愿周老师节日快乐!


留言者信息

网里有鱼 留言于: 2019-9-10 10:07:00

网里有鱼



主题: +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002179**500*43.00


留言者信息

随缘人 留言于: 2019-9-10 9:31:00

随缘人



主题: 2019年9月10日(周二)将进行新股申购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宇瞳光学:申购代码: 300790,申购价格:18.16元/股,申购上限:1.10万股。



留言者信息

正一 留言于: 2019-9-10 8:19:00

正一



主题: 教师节快乐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周老师,在今天这个特别的日子里,祝你节日快乐!!!



周密: (2019-9-10 9:33:00) ——

谢谢正一





留言者信息

波波 留言于: 2019-9-10 8:18:00

波波



主题: 教师节快乐!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祝愿周老师节日快乐!身体健康!也祝愿天下老师节日快乐!桃李满天下!



周密: (2019-9-10 9:29:00) ——

谢谢!三人行必有我师!大家节日快乐




大象: (2019-9-10 10:07:00) ——

有道无术术可求,有术无道止于术。感谢周老师授道!




老顽童: (2019-9-10 15:34:00) —— 节日快乐

祝周老师节日快乐




大树: (2019-9-10 15:40:00) ——

毛泽东在写给他的老师徐特立的信中说:

“你是我二十年前的先生,你现在仍然是我的先生,你将来必定还是我先生。”

三人行,必有一師,感谢炒股路上为我们照亮前程的金量子网站,感谢周密老师!





上网溜哒: (2019-9-10 16:38:00) ——

祝周老师节日快乐!祝大树老师节日快乐!祝网站里面的前辈老师们节日快乐!




小小学生: (2019-9-10 16:57:00) ——

资本市场上也许我见闻有限,至今我只知道唯有金量子的老师们长期坦诚无私的说出自己的真知灼见,周老师的辛苦付出谆谆教诲我从心里无比感激。




投资-宁静致远: (2019-9-10 20:01:00) ——

同祝周老师教师节快乐!!!





留言者信息

小小溪 留言于: 2019-9-9 23:00:00

小小溪



主题: 早茶新闻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中央深改委:加强国有金融资本管理建统一出资人制度
https://finance.sina.com.cn/china/gncj/2019-09-09/doc-iicezzrq4682292.shtml


8部门为了“稳猪”拼了!给钱给地给信心
https://finance.sina.com.cn/china/gncj/2019-09-09/doc-iicezueu4585071.shtml


上海再促外商投资 提出保护外商合法权益等26条意见
https://finance.sina.com.cn/china/gncj/2019-09-09/doc-iicezueu4649590.shtml


33只百元股中科创板独占7只 专家称市盈率回归合理
https://finance.sina.com.cn/stock/kechuangban/qydt/2019-09-09/doc-iicezzrq4466682.shtml



留言者信息

找到白马 留言于: 2019-9-9 22:53:00

找到白马



主题: 600536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中国软件中报每股亏0.42

却涨疯了

因为名字吗?



安云: (2019-9-10 11:01:00) —— 哈哈

如果这样,航天信息上100





留言者信息

周密 留言于: 2019-9-9 15:06:00

周密



主题: ——+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600271 航天信息 卖出 23.380 * 1000
600704 物产中大 卖出 5.570 * 3000
600271 航天信息 卖出 23.550 * 1000

勿仿


留言者信息

正一 留言于: 2019-9-9 11:27:00

正一



主题: 中午30分:《国富论》(56)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第三章 论对其贸易差额被认为于我不利的那些国家的几乎所有货物进口施加的特别限制



第一节 从重商主义的原则看这些限制的不合理



              重商主义所提倡的增加金银量的第二个方法,是对其贸易差额被认为于我国不利的那些国家的几乎所有货物的进口加以特别限制。例如,西利西亚的细麻布,只要缴纳了一定的税,即可输入英国,供英国国内消费;但对法国的细葛布及细麻布则禁止进口,只能在伦敦港存入客栈以待出口。法国葡萄酒输入所须负担的税,也比葡萄牙或任何其他国家的葡萄酒重。依照1692年所谓的进口法,一切法国商品,都需缴纳其价值的百分之二十五的税;但其他各国的货物所纳的税,却大部分要轻得多,很少超过百分之五。诚然,法国葡萄酒、白兰地、食盐、醋,不在此限,但此等商品,却依照别项法令或同一法令的特殊条款,缴纳别种重税。1696年,又认为此百分之二十五的税,还不够阻止法国商品输入,于是又对白兰地以外的法国货物再征收百分之二十五的税,同时对法国葡萄酒每桶征收新税二十五镑,对法国的醋每桶征收新税十五镑。法国货物从未免税,上面列举的各种货物或大部分货物必须缴纳那些一般补助税或百分之五税。要是把三分之一补助税和三分之二补助税也计算在内,那就一共有五种补助税。因此,在这次战争开始以前,法国大部分农产品和制造品,至少也需负担百分之七十五的税。对大部分货物来说,这样重的税无异于禁止进口。我相信,法国也针锋相对地以同样重的税,加在我们的货物及制造品上,虽然我不知道它所征收的税具体重到什么地步。这种相互的限制,几乎断绝了两国间的一切公平贸易,现在法国货物运至英国,和英国货物运至法国,主要都靠走私。我在前章所考察的那些原则,起源于私人利益和垄断精神;在这章所要考察的各项原则,则起源于民族偏见和敌对精神。因此,可以预料,我在这章所要考察的原则更不合理。甚至根据重商主义的原则来说,也是不合理的。



              第一,即使英法间自由通商的结果,贸易差额确对法国有利,我们亦不能因此便断言,那样一种贸易将对英国不利,亦不能因此便断言,英国全部贸易总差额,将因这种贸易而更加不利于英国。如果法国的葡萄酒比葡萄牙的葡萄酒更加价廉物美,法国的麻布则比德国的麻布更加价廉物美,那么英国向法国购买所需的葡萄酒和麻布,当然比向葡萄牙和德国购买更加有利。从法国每年进口的货物的价值,固将大增,但因同品质的法国货物比葡萄牙、德意志的便宜,故全部的进口花费却会减少。即使进口的法国货物完全在英国消费,情况也是如此。



              第二,所输入的全部法国货物,有大部分可以再向其他国家出口。这种再输出,也许会带回与法国全部进口货物原始成本价值相等的收益。人们常说的东印度贸易,对法国贸易也可适用。就是说,东印度货物虽然大部分是用金银购买,但将其中一部分货物再出口,所带回来的金银,比全部货物的原始成本还多。现在,荷兰最重要贸易部门之一,就是将法国货物贩运到欧洲其他各国。英国人喝的法国葡萄酒,也有一部分是由荷兰及西兰岛秘密输入的。如果英法间贸易自由,或法国货物在输入时缴纳与欧洲其他各国同样的税,并在输出时退税,那么英国可能就会分享到对荷兰来说十分有利的贸易的好处。


              第三,也是最后,我们没有一个明确的标准,可以判定两国间的贸易差额究竟对何国有利,或者说哪国的出口价值最大。关于这类问题,我们的判断往往根据由个别商人的私利所左右的民族偏见和敌对情绪。在这种场合,人们往往使用两个标准,即关税账簿与汇兑情况。由于关税账簿对各种商品评价的,有大部分不准确,所以现在大家都认为那是很靠不住的标准。至于汇兑情形,恐怕也是同样不可靠。



               当伦敦与巴黎两地以平价汇兑时,据说那就显示伦敦欠巴黎的债务,恰被巴黎欠伦敦的债务所抵消了;反之,若巴黎汇票需在伦敦贴水时,据说那就显示伦敦欠巴黎的债务,没被巴黎欠伦敦的债务所抵消。因此,伦敦必需以一定的货币送往巴黎补足差额。因为输出货币既招危险,又很麻烦,并需支付费用,所以代汇者要求贴水,汇兑人亦需支付贴水。据说,这两个都市间,债权与债务的普通状态,必然受彼此间商务来往普通情况的支配。由甲方从乙方的进口数额若不大于向乙方的出口数额时,则彼此间债务与债权可以抵消。但若甲方从乙方进口的价值大于向乙方出口的价值,则甲方负乙方的数额必大于乙方负甲方的数额,债权债务不能互相抵消,于是债务大于债权的方面,必须输出货币。汇兑的普通情况,既标示两地间债务与债权的普通状态,亦必然标示两地间出口与进口的普通情况,因为两地间债权债务的普通状态,必然受两地间普通进出口情况的支配。



                可是,即使汇兑的一般情况可充分表示两地间债务与债权的普通状态,但亦不能因此便断言,债务债权的普通状态若有利于一个地方,贸易差额亦对它有利。两地间债务与债权的普通状态,未必完全取决于两地间普通交易情况,而常受两地间任何一地对其他各地交易情况的支配。譬如,英国常以荷兰的汇票购买汉堡、但泽、里加等处的货物,那么英荷间债务与债权的普通状态,即不完全受这两国间普通交易情况的支配,而却受英国对那些其他地方普通交易的影响。在这种情况下,即使英国每年向荷兰的出口,远远超过英国每年从荷兰进口,即使所谓贸易差额大大有利于英国,英国每年仍需输出货币到荷兰。



               此外,按照一贯计算汇兑平价的方法,汇兑的一般情况,亦不能充分表示,汇兑的一般情况如果被认为有利于一个国家,那么债务与债权的一般情况亦对它有利。换言之,真实的汇兑情况,与估计的汇兑情况,可能极不相同,而且事实也的确如此。所以,在许多场合,关于债务债权的一般情况,我们决不能根据汇兑的一般情况得到确实的结论。



                假设你在英国支付的一笔货币,按照英国造币厂标准,它包含若干纯银,而你所得的汇票,在法国兑付的货币额,按照法国造币厂标准,其中所含的纯银量恰好相等,人们就说英法两国以平价汇兑。如果你所支付的多于兑付所得,人们就认为你贴水了,并说汇兑对英国不利,对法国有利。如果你支付的少于兑付所得,人们就认为你得了贴水,并说汇兑对法国不利,对英国有利。



                 但是,第一,我们不能常常按照各国造币厂的标准,来判断各国通用货币的价值。各国通用货币由于磨损和削剪,或多或少会低于造币标准。一国通用货币与他国通用货币的相对价值,并不看各自应含的纯银量,而却看各自实含的纯银量来定。在威廉时代银币改铸以前,英荷间的汇兑,依照普通计算法,按照各自造币厂的标准,要英国贴水百分之二十五。但英国当时通用货币的价值,据朗兹先生调查研究所得,却低于其标准价值百分之二十五。所以,当时两国间的汇兑,照通常计算法,虽是那么大不利于英国,实则有利于英国。实际上在英国支付较小量纯银,所购得的汇票,却可在荷兰兑得较大量纯银。被认为付了贴水的人,实际上却得了贴水。在英国金币改铸以前,法国铸币比英国铸币的磨损程度小得多,而法国铸币接近其标准的程度也许比英国铸币大百分之二或百分之三。如果英法间的汇兑,据计算,其不利于英国的程度,若未超过百分之二或百分之三,则真实的汇兑便可对英国有利。而自金币改铸以来,汇兑总是有利于英国而不利于法国。



                第二,有些国家的造币费用,由政府支付;有些国家,则由私人支付,而且持银块往造币厂铸造的,不仅要支付铸币的费用,有时还要给政府提供若干收入。在英国,造币费用由国家支付,如果你持一磅重的标准银至造币厂,你可取回六十二先令,内合同样的标准银一磅。在法国,铸币须扣除百分之八的税,这不仅足够支付造币费用,而且可给政府提供小额收入。在英国,因铸币不收费,故通用货币的价值,绝不可能大大超过铸币内含的银块量的价值。在法国,工价增加铸币的价值,就像工价增加金银器皿的价值一样。所以,包含一定重量纯银的若干法国货币,比包含等量纯银的若干英国货币有更大的价值,必须支付更多的银块或商品来购买它。所以,这两国的铸币,虽同样接近各自造币厂的标准,但包含等量纯银的一定数额的英国货币,未必就能购买包含等量纯银的一定数额法国货币,因而未必就能购买在法国兑付这货币额的汇票。如果为购买一张汇票,英国所支付的额外货币,恰好补偿法国铸币费用,那么两国间的汇兑,实际上就是平价汇兑,债务与债权自可互相抵消,虽然按照计算,这两国间的汇兑有利于法国。如果为购买这张期票,英国所支付的额外货币,少于上述数额,那么两国间的汇兑,实际上是有利于英国的,虽然按计算仍是对法国有利。



                第三,也是最后,有些地方,如阿姆斯特丹、汉堡、威尼斯等地,都以他们所谓银行货币兑付外国汇票;但有些地方,如伦敦、里斯本、安特卫普、莱格恩等地,则以当地通用货币兑付。所谓银行货币,总是比同一名义金额的通用货币有更大价值,例如,阿姆斯特丹银行货币一千盾,就比阿姆斯特丹地方通用货币一千盾有更大的价值。二者间的差额,被称为银行的扣头,这在阿姆斯特丹,一般大约是百分之五。假设两国通用的货币,同样接近各自造币厂的标准,但一国以通用货币兑付外国汇票,另一国则以银行货币兑付外国汇票,这两国间的汇兑,事实上有利于以通用货币兑付的国家,但按照计算,却有利于以银行货币兑付的国家。基于同样的原因,虽然事实上是有利于以较劣货币兑付外国汇票的国家,但按照计算,却仍有利于以较良货币兑付的国家。在最近金币改铸以前,对阿姆斯特丹,对汉堡,对威尼斯,我相信,对一切其他以所谓银行货币兑付的地方,伦敦的汇兑,按照计算,都是不利于伦敦的。但我们不能因此便断言,实际汇兑就是对伦敦不利。从金币改铸以来,即使是与这些地方通汇,实际汇兑也是对伦敦有利的。对里斯本,对安特卫普,对莱格恩,我相信除了对法国,伦敦对欧洲大多数以通用货币兑付汇票的地方,按照计算,其汇兑大都对伦敦有利;真实汇兑也很可能是这样的。



留言者信息

小小溪 留言于: 2019-9-8 19:06:00

小小溪



主题: 早茶新闻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央行9月16日全面下调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
http://finance.sina.com.cn/zt_d/pbjz/


1099家A股公司纳入标普新兴市场指数
http://finance.sina.com.cn/zt_d/1099agnrbpxxsczs/


苗圩:推动车联网产业发展 加快5G与车联网融合创新
https://finance.sina.com.cn/chanjing/cyxw/2019-09-08/doc-iicezueu4264023.shtml


海外资金配置A股积极性越来越高
https://finance.sina.com.cn/stock/marketresearch/2019-09-07/doc-iicezueu4036973.shtml



留言者信息

找到白马 留言于: 2019-9-8 14:36:00

找到白马



主题: 看营收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看航天信息的营收是不是增长乏力了



周密: (2019-9-8 20:15:00) ——
观察,持续观察,自己持续观察-------这是找到自己的好股的途径。



留言者信息

正一 留言于: 2019-9-6 11:11:00

正一



主题: 中午30分:《国富论》(55)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有人认为,这第二种对贸易自由的限制,不应局限于输入本国而与本国收税品相竞争的那些外国商品,应该扩大到许许多多外国商品。他们说,生活必需品,要是在国内收税,那么不仅要对外国输入的同种生活必需品收税,而且要对从外国进口的,能与本国任何产品竞争的一切货物收税。他们说,这种收税的结果,必然抬高生活品价格,而劳动者生活品价格抬高必然导致劳动价格跟着抬高。所以,国内生产的各种商品,虽没直接收税,但其价格都将因这种税收而上升,因为生产各种商品的劳动的价格上升了。所以,他们说,这种税收,虽只以生活必需品为对象,但实际上等于对国内一切商品收税。他们认为,为了使国内产业与国外产业处于同等地位,对输入本国而与本国任何商品产生竞争的任何外国商品,需一律收取与本国商品价格增高额相等的税。



               生活必需品税,如英国的肥皂税、盐税、皮革税、烛税等,是否必然提高劳动价格,从而提高一切其他商品的价格,我将在后面考察赋税时,加以考察。但是,假定这种税有这种后果(它无疑有这种后果),一切商品价格像这样由于劳动价格的上涨而普遍上涨的情况,在以下两方面和特定商品由于直接收取特种赋税而涨价的情况有所不同。



               第一,特种赋税能使特定商品的价格提高到什么程度,是可以明确的。但劳动价格的普遍提高,能在什么程度上影响各种不同产品的价格,却不能相当准确地判定。所以,要按各种国内商品价格上涨的比例,对各种外国商品收取相应的赋税,不可能做得相当准确。



                第二,生活必需品税对人民境况的影响,和贫瘠土壤与不良气候所产生的影响大致相同。食粮价格因此变得比从前昂贵,正如同在土壤贫瘠气候不良的情况下生产食粮,需要特别的劳动和支出。在土壤和气候引起食物自然短缺时,指导人民如何去使用其资本与劳动,是不合理的;在对生活必需品收税引起人为的缺乏时,指导人民应如何去使用其资本与劳动,也是不合理的。很明显,在这两个场合,对人民最有利的是,让他们尽可能地使自己的劳动去适应自己的环境,使他们在不利的情况下,能在国内或国外市场占有优势地位。由于他们已经处于税收的高压之下,他们对生活必需品已经给付了过高的价格,再对他们征收新税,要他们对其他大部分物品也付出过高的价格,这无疑是一种最荒谬的补救办法。



                 这类赋税,在达到一定高度时所造成的祸害,等于土壤贫瘠和天时恶劣所造成的祸害。但最普遍征收这类赋税的地方,却是最富裕和最勤勉的国家。其他国家,都经不起这么大的乱政。就如同只有最强健的身体,才能在不卫生的饮食下生存并保持健康,所以,只有各种产业都具有最大天然优势和后来取得优势的国家,才能在这类赋税下生存和繁荣。在欧洲,这类赋税最多的国家,要算荷兰,而荷兰之所以继续繁荣,并不是像那些荒谬的说法一样,是由于有了这类赋税,而是由于荷兰有特殊的环境,使得这种赋税不能阻止其继续繁荣。



                  给外国产业加上若干负担,以奖励本国产业,在上述两种场合,一般是有利的,而在下述两种场合,则有待考察。一是在多大程度上继续准许一定外国货物的自由输入是适当的;二是在自由输入业已中断若干时候之后,在多大程度上或使用什么方式恢复自由输入是适当的。



                   在多大程度上继续准许一定外国商品的自由输入是适当的,有时要考虑到的情况是,当某一国以高关税或禁止进口的方法,限制我国某些商品输入时,在这种情况下,复仇心自然要驱使我们报复,我们对他们的某些或一切商品,征收同样的关税或禁止其输入我国。各国通常都是如此进行报复的。法国人为了庇护本国的制造业,对于一切能和他们竞争的外国商品,特别喜欢用限制输入的方法。科尔伯特政策有很大部分就是这样。科尔伯特才能虽不小,但在这里,却似乎被商人和制造业者的诡辩所欺蒙了,这些商人和制造业者,总是要求一种针对他们同胞的垄断权。现在,法国最明智的人都认为,他的这种行为对法国无利。这位大臣1667年公布关税法,对大多数外国商品征收极高的关税。荷兰人请求降低关税不得,便于1671年禁止法国葡萄酒、白兰地及其他一些商品的输入。1672年的战争可部分归因于这次商业上的争端。1678年的《尼麦格和约》结束了这场战争,法国降低了对荷兰商品的种种关税,荷兰人于是也撤回了输入禁令。英、法两国大约是在同一个时候开始互相采用同样的高关税与禁止政策来压迫对方的产业,这似乎是法国人开的头。从那时开始的两国之间的敌对情绪,使得它们都不肯降低关税。1697年,英国禁止弗兰德制造的麻花边输入。弗兰德那时为西班牙领地,其政府以禁止英国毛织品输入作为报复。1700年,英国撤回了禁止弗兰德麻花边输入的禁令,以此为条件,弗兰德撤回禁止英国毛织品输入的禁令。



                   为了要废除大家所斥责的高关税或禁令而采用的报复政策,如果能达到此目的,就可说是良好的政策。一般地说,大的外国市场的恢复,可以大大抵消由于某些物品价格短期昂贵而蒙受的暂时困难。要判断这种报复能否产生那种效果,与其说需要有立法家的知识,不如说需要有所谓政治家或政客的技巧,因为立法家的考虑,是受持久不变的一般性原理的指导,而世俗所谓政治家或政客就如同狡猾的动物,他们的考虑,则受事物的瞬息万变所指导。在没有撤销这种禁令的可能时,为了赔偿我国某些阶层人民所受的损害,而损害几乎一切其他阶层的利益,似乎不是一个好办法。在我们邻国禁止我国某种商品时,我们通常不但禁止他们的同种商品,而且禁止他们其他几种商品,因为单禁止前者,很少能给他们以重大的影响。这无疑可给我国某些部门的工人以鼓励,替他们排除了一些竞争者,使他们能在国内市场上抬高他们的价格。不过,因邻国禁令而蒙受损害的那些我国工人,决不会从我国的禁令得到利益。反之,他们以及我国几乎所有其他阶层的人民,在购买某些货物时,都不得不支付比从前更为昂贵的价格。所以,这类法律是对全国征收了一种真实的税,受益的不是受邻国禁令之害的那类工人,而是其他类别的工人。



                  另一种情况是,在外国货物的自由输入已经中断若干时候以后,在多大程度上或使用什么方式来恢复自由输入才恰当,此时本国的某些制造业,由于一切能和它们竞争的外国货物都被征收高关税或被禁止输入,而扩大起来,他们能雇用许许多多工人。在这种时候,人道主义也许要求,只能用缓慢的渐进的办法恢复自由贸易。如果骤然废除高关税和禁止令,价格低廉的同种类外国货物将迅速流入国内市场,成千上万的本国人民将立即失去日常工作与生活资料。由此而起的混乱无疑是十分巨大的。但依据下述两个理由,这混乱也许比一般所想象的小得多。



                   第一,通常无奖励金亦可输出到欧洲其他各国的制造品,都不会受到外国商品自由输入的大影响。这种制造品,输往外国,其售价必与同品质和同种类的其他外国商品一样低廉。因此,在国内,其售价应当更为低廉,因而仍能控制国内市场。即使有一些爱时髦的人,有时只因为是外国货,便爱好起来,本国制造的同种类货物,虽价廉物美,亦为他们所不取,但从事物的本性来说,这种愚蠢的行为总不会那么普及,所以对就业问题没有显著的影响。我国毛织品制造业、制革业、铁器业中,即有很大一部分制造品,每年不依赖奖励金而输往欧洲其他各国,而雇用工人最多的也正是这几种制造业。在自由贸易受到最大损害的也许是丝制业,其次是麻织业,但后者所受损失比前者少得多。



                     第二,虽然大量的人会因为这样恢复贸易自由而失去他们通常的职业和普遍的谋生方法,但他们不会因此而失业或失去生计。上次战争结束时,海陆军裁军十万以上,人数等于最大的制造业所雇用的人数,他们顿时失去了他们平素的职业,无疑会感到困难,但他们并不因此便被剥夺了一切职业与生计。大部分水兵也许逐渐转移到商船上去工作,在这当中,被遣散的海陆军兵士,都被吸收在广大的人民群众中,受雇于各种职业。十万多惯于使用武器,而且其中有许多惯于劫掠的人,他们的位置起了那么大的变化,却不曾引起大的动乱,甚至不曾引起显著的混乱。任何地方,流氓的数目并未因此而显著增加,而且,据我所知,除了商船海员外,无论何种职业的劳动工资也未曾减少。要是我们比较兵士和任何种类制造业工人的习惯,我们就可发现,后者改行的可能性比前者大,因为制造业工人专赖自身劳动为生,而兵士一向依赖粮饷为生。前者习惯于勤奋和辛劳,而后者习惯于懒散和闲荡。由一种辛勤劳动改为另一种辛勤劳动,当然比由懒散闲荡改为勤劳容易得多。此外,我曾说过,大部分制造业其他附带的制造业,所以,工人很容易从这些制造业的一种转到另一种。而且这类工人的大部分,有时还被雇用从事农业劳动。以前在特定制造业上雇用他们的资财,仍将留在国内,可以用其他方式雇用同等数量的人。国家的资本和从前相同,劳动的需要也和从前相同,或大致相同,只不过是用在不同地方和不同职业上。诚然,海陆军士兵如被遣散,他们有在英国或爱尔兰任何城市或任何地方从事任何职业的自由。让我们恢复国王陛下的一切臣民有选择任何职业的自由,就像海陆军士兵所享受的那样,换言之,打破行业协会的专营的特权,废除学徒法令,这二者都是对天赋自由的真实侵害,再废除居住法,使一个行业或一个地方失业的贫穷工人可以在另一个行业或另一个地方找工作,而无需担心被人检举,亦无需担心被迫迁移,那么,公众与个人,由于某种特定制造业工人的偶然遣散而蒙受的损害,就不会大于他们从士兵的遣散所遭受的损害。我国的制造业工人无疑对国家有很大的功绩,但和以血肉保卫国家的那些人相比,他们的功绩就显得小,对于他们,用不着给予更大的优待。



                    诚然,期望自由贸易在英国完全恢复,正如期望理想岛或乌托邦在英国建立一样,都是荒谬的。不仅公众的偏见,还有更难克服的许多个人的私利,都是完全恢复自由贸易的不可抗拒的阻力。如果军队的将校都像制造业者反对在国内市场增加竞争者人数的法律那样激烈地一致地反对缩小兵力,都像制造业者煽动他们工人那样激烈地一致地去鼓动他们的士兵,以暴力攻击缩减兵力的提议者,那么要想缩编军队,正如现在想在任何方面减缩我国制造业者的既得垄断权那样危险。这种垄断已经在极大的程度上增加了某些制造业的人数,他们像一支庞大的常备军一样,不但可以胁迫政府,而且往往可以胁迫立法机关。议会议员如果支持加强这种垄断,不仅可获得理解贸易的好名声,而且可在那个以人数众多和财富庞大而占重要地位的阶级中受到欢迎与拥护。反之,要是他反对这类提案,尤其是如果他有阻止这类提案通过的权力,那么,即使他被公认是最正直的人,有最高的地位,有最大的社会功绩,仍免不了受最恶劣的侮辱与诽谤,不免受人身的攻击,而且有时还有实际的危险,这些都是愤怒和失望的垄断者的无理暴行。


                 大制造业经营者,如果由于在国内市场上突然遇到了外国人竞争,不得不放弃原产业,其损失当然不小。通常用来购买材料支付工资的那部分资本,要另觅用途,也许不会十分困难。但固定在工厂及职业用具上的那部分资本,却不免遭受相当大的损失。因此,为了公平对待他的利益,就要求这种变革不要操之过急,而要缓慢地,逐渐地,在发出警告很久以后实行。要是立法机关的考虑,不为片面利益的要求所左右,而为普遍福利观点所指导,那么,由于上述原因,它要特别小心,不建立任何新的这类的垄断,也不扩大已经建立的垄断。这样的法规,在一定程度上给国家带来紊乱,而后来的救济,也难免引起另一种紊乱。



                至于在多大程度上,可对外国进口商品收税,不是为着防止进口,而是为了筹集政府收入,那是我以后考察赋税时所要考虑的问题。但为阻止或减少进口而设的税,显然是既破坏贸易自由,也破坏关税收入的。



分页 [1][2][3][4][5][6][7][8][9][10] [上一页] [下一页]   [发新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