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收藏本页
联系我们
论坛帮助
dvbbs

金量子论坛 → 留言板

帐号:   密码: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公告:
     [发新贴] 按回帖排序 分页 [1][2][3][4][5][6][7][8][9][10] [上一页] [下一页] [发新贴]
留言者信息

周密 留言于: 2019-10-11 15:09:00

周密



主题: ——+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600704 物产中大 卖出 5.680 * 3000

勿仿


留言者信息

春草 留言于: 2019-10-11 14:33:00

春草



主题: 平安银行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平安银行,一路上行,又刷下跌以来新高



米粒: (2019-10-11 22:30:00) ——

14块时我把它换成交行。

结果交行跌了五个点。





留言者信息

正一 留言于: 2019-10-11 11:26:00

正一



主题: 中午30分 国富论 (74)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上述那种管理制度,一方面也许可以免除由于不确定性而给纳税者带来的压迫与不便;另一方面,在土地的一般经营上,也许又可由此引进一种对全国土地的一般改良及良好耕作的计划或政策。

土地税随地租的变动而变动,其征收费用,无疑较额定税要多。因为,在这种制度下,不得不在各地多设登记机构,而当地主决定自耕其土地时,就需重新评定该地的地租,而两者都要增加费用。不过,这一切费用,大抵都很轻微,远比征收其他赋税的支出要低,而后者和土地税所提供的收入相比又是相当小的。



                 对可变土地税提出反对的最重要的理由是,它可能会阻碍耕地改良。因为,如果统治者不分摊改良的费用,那么地主就不太愿意从事土地的改良。然而,就是这种阻碍,也许能有办法免除。要是在地主进行改良土地之前,允许其会同收税官吏,依照双方共同选择的邻近地主及农夫各若干人的公平裁定,确定土地的实际价值,然后在一定年限内,依此评价征税,使其改良所费能完全得到赔偿,这样他就没有什么不愿改良土地了。这种赋税的主要利益之一,在于使统治者为自身收入的增加,而留心土地的改良。所以,为赔偿地主而规定的上述期限,只应求达到赔偿目的,不应定得太长;如地主享受这利益的时间太长,那就恐怕会大大阻碍统治者的这种注意了。可是,在这种情况下,与其把那期限定得太短,却不如定得略长一些。因为,促进统治者留意农事的刺激虽再大,也不能弥补哪怕是最小的阻碍地主改良土地的动机。统治者的注意,至多只能在极一般的极广泛的考虑上,看怎样做才有利于全国大部分土地的改良。至于地主的注意,则是在具体地详细地考虑,看怎样才能最有利地利用他的每寸土地。总之,统治者应在其权力所及范围内,以种种手段鼓励地主及农夫关注农事,就是说,使他们两者能依自己的判断及自己的方法,追寻自己的利益;让他们能最安全地享受劳动的报酬;并且,在领土内设置最便利最安全的水陆交通设施,使他们所有的生产物有最广泛的市场,同时可以自由无阻地输往其他各国。



                  假若这种管理制度,能使土地税不但无碍于土地的改良,而且对土地改良有所促进,那么土地税除了无可避免的纳税义务以外,就不会叫地主感到任何的不便。

社会状态无论怎样变动,农业无论怎样进步或退步,银价无论怎样变动,铸币标准无论怎样变动,这样一种赋税就算不加任何注意就能自然地很容易地与实际情况相适应。而且在这些变动下,都会显得公平合理。所以。最适当的办法,不是把它定为一种按某种评估来征收的土地税,而是把它定为一种不变的规定,或所谓国家的基本法。



                   有的国家,不采用简单明了的土地租约登记法,而不惜多费劳动力,实行全国土地丈量。它们这样做,也许因为怕出租人和承租人会伙同隐蔽租约的实际情况,以骗取公家收入。所谓土地丈量册,似乎就是这种非常准确的丈量的结果。



                  在以前普鲁士国王的领土内,征收土地税,都以实际丈量及评价为准,随时丈量,随时变更。依当时的评价,对普通土地所有者,征收其收入百分之二十至百分之二十五的税,对教士们征收其收入百分之四十至百分之四十五的税。西里西亚土地的丈量及评价,是依现任国王的命令施行,据说非常精确。按这一评价,属于布勒斯洛主教的土地,征其地租百分之二十五;新旧两教教士的其他收入,则取其百分之五十。条顿骑士团采邑及马尔达骑士团采邑,均收百分之四十。贵族保有地,为百分之三十八点三三,平民保有地,则为百分之三十五点三三。



                   按照一般丈量及评价而定的土地税,其开始虽很公平,但实行不多久,就必定变为不公平。为防止这一弊端,政府要不断地耐心地注意国内各农场的状态及其产物的一切变动。普鲁士政府、波希米亚政府、沙廷尼阿政府以及米兰公国政府,实际上都曾非常注意。不过,这种注意很不适于政府的性质,所以很难持久,即使能长久注意下去,久而久之,不但对纳税者无所助益,而且会引起更多的不便。



                   据说,在1666年,芒托本税区所征收的税赋,是以极精确的丈量及评价为准的。但到了1727年,这税却变得极为不公平了。为矫正这种弊病,政府没有其他办法,只得对全区征收了一万二千利弗的附加税。这项附加税,虽按规定要加在一切依照旧的估定税额征收贡税的地区,但事实上只加在实际上纳税过少的地方,用以补贴实际上纳税过多的地方。比如现在有两个地区,一个地区按实际情况应征税九百利弗,另一个地区应征税一千一百利弗。而按旧的估定税额,两者均征税一千利弗。在征收附加税后,两者的税额,都定为一千一百利弗。但要纳附加税的,只限于此前纳税少的地区;此前纳税多的地区,则由此附加税给予救济。所以后者所交纳的不过是九百利弗。附加税既完全用以救济旧估定税额上所生的不公平,所以,对政府毫无得失可言。不过,这种救济方法的运用完全是凭税区行政长官的裁夺,所以,在很大程度上是独断专行的。



不与地租成比例而与土地生产物成比例的赋税



                  土地生产物的赋税,实际就是土地地租的赋税。这一赋税,起先虽由农民垫支,结果仍由地主付出。当生产物的一定部分作为赋税付出时,农民必尽其所能计算这一部分逐年的大体价值究竟有多少,于是从他既经同意付给地主的租额中,扣除相当的数目。向教会缴纳的什一税,就是这类赋税。农民交出年产物,而不预先估算其逐年大抵价值,那是不可能的。



                  什一税及其他一切类似土地税,表面看似乎十分公平,其实极不公平。在不同情况下,一定部分的生产物,实际上等于不相同部分的地租。极肥沃的土地,往往产有极丰富的生产物;那生产物只需一半,就够偿还农耕资本及其普通利润,另一半,或者另一半的价值,在无什一税的场合,是足够提供地主的地租的。但是,租地者如把生产物之十分之一付了什一税,他就必须要求减少地租五分之一,否则,他的资本及利润,就有一部分没有着落。在这种情况下,地主的地租,就不会是全生产物的一半,而只有十分之四了。至于贫瘠土地,其产量有时是那么少,而费用又那么大,以致农家资本及其普通利润的偿还,需用去全生产物的五分之四。在此情况下,即使不收什一税,地主所得地租,也不能超过全生产物的五分之一。如果农民又把生产物的十分之一付了什一税,他就要从地租减除相等的数额,这样,地主所得,就要减到只相当于全生产物的十分之一了。在肥沃土地上,什一税往往不过每镑五分之一或四先令的税,而在较贫瘠土地上,什一税有时要等于每镑二分之一或十先令的税。



                  什一税是加在地租上的极不公平的赋税,因此对于地主改良土地及农夫耕种土地,常常是一大妨碍。教会不支出任何费用,却要分享如此大的利润。这样一来,地主就不会进行那些最重要的花费最大的的各种改良;农民也不肯种植那最有价值大抵也就是最多费用的谷物。欧洲自什一税实施以来,栽培茜草的国家只有荷兰联邦,因为那里是长老教会国家,没有这种恶税,并享有生产这种有用染料的垄断权。最近英格兰亦开始栽培茜草了,这就因为法律规定种茜草地每亩只征抽五先令,以代替什一税。



                 亚洲有许多国家,正如欧洲大部分地方的教会一样,其主要收入,都依靠征收土地税,这种土地税不与土地地租成比例而与土地生产物成比例。中国帝王的主要收入,由帝国一切土地生产物的十分之一构成。不过,这所谓十分之一是从宽估计的,据说许多地方还没有超过普通生产物的三十分之一。印度未经东印度公司统治以前,孟加拉回教政府所征土地税,据说约为土地生产物的五分之一。古代埃及的土地税,据说也为五分之一。



房租税



                 房租可以区分为两个部分:其一,或可称为建筑物租金;其二,通常称为地皮租金。



                 建筑物租金,是建筑房屋所花费资本的利息或利润。为使建筑业与其他行业立于同一水准,这种建筑物租金,就必须:第一,足够支给建筑业者一种利息,相当于他把资本对确实抵押品贷出所能得到的利息;第二,足够他不断修理房屋,换句话说就是他在一定年限内能收回其建筑房屋所费的资本。因此,各地的建筑物租金,或建筑资本的普通利润,就常受货币的普通利息的支配。在市场利率为百分之四的地方,建筑物的租金,如除去地皮租金后,尚能提供相当于全部建筑费用的百分之六或百分之六点五的收入,那建筑者的利润就算是足够了。在市场利率为百分之五的地方,就也许要提供相当于全部建筑费的百分之七或百分之七点五的建筑者利润,才算是足够的。利润既与利息成比例,如果建筑业的利润,在任何时候超过上述比率过多,则其他行业上的资本,将会有很多移用到建筑业上来,直至这方面的利润降到它正当的水平为止。反之,如果建筑业的利润,在任何时候低于该比率过多,则这方面的资本立即会移用到其他行业上,直至建筑业利润再抬高到原来的水平为止。



                全部房租中,凡超过合理利润的部分,自然归作地皮租金。在地皮所有人与房屋所有人是两个不同的人的情况下,这部分大抵要全数付与前者。这种剩余租金,是住户为房屋所提供的某种真实或想象的利益而付给的代价。在离大都市遥远和可供选择建筑房屋很多的地方,那里的地皮租金,就几乎等于零,或比那地皮用于农业的场合所得不会更多。大都市附近的郊外别墅,其地皮租金有时就昂贵得多。至于特别便利,或周围风景佳美的位置,不待说,那是更加昂贵。在一国首都,尤其是在对房屋有最大需要的特别地段内(不问这需要是为了营业,为了游乐,或只为虚荣和时尚),地皮租金大都是最高的。



留言者信息

小小学生 留言于: 2019-10-11 5:57:00

小小学生



主题: 辽宁成大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现超级乌龙?辽宁成大、中国中车披露的中华保险业绩存6亿差额。同花顺。


留言者信息

小小溪 留言于: 2019-10-10 22:26:00

小小溪



主题: 早茶新闻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四家中国车企被曝申请破产 猎豹、力帆回应:子虚乌有
https://finance.sina.com.cn/stock/s/2019-10-10/doc-iicezuev1238178.shtml


百富榜:19位富豪财富达千亿级 上榜人数连续两年下滑
https://finance.sina.com.cn/china/gncj/2019-10-10/doc-iicezzrr1176037.shtml


创业板注册制改革提速 易会满:推进深圳资本市场改革
https://finance.sina.com.cn/stock/y/2019-10-10/doc-iicezuev1216862.shtml


首份三季报营收净利双降 这31家业绩或可关注(名单)
https://finance.sina.com.cn/stock/s/2019-10-10/doc-iicezzrr1154860.shtml



留言者信息

米粒 留言于: 2019-10-10 14:20:00

米粒



主题: 讨论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为什么有些公司的PE会这么低呢?

业绩好象看下来也一直比较稳定,就是达到了一般优秀比如说600704 ,600694,,600755, 600761

可是PE却和银行股看齐





春草: (2019-10-10 15:08:00) ——

业绩增长不是很强




米粒: (2019-10-10 18:17:00) ——

我前几天看到一组关于纳斯达克指数的文章

没保存却搜不到了

大意是投资纳斯达克板块百分之九十五的股票会亏损

但是过去十几年纳斯达克指数涨了十几倍

也就是说极少数公司涨幅非常可观

不过大多数的公司是不行的

这像不像大树前辈说的买不到龙头的个股就买它的指数基金




春草: (2019-10-10 20:20:00) ——

以后,中小投资者的方向,指数基金




春草: (2019-10-10 20:36:00) ——

科技etf 515000




找到白马: (2019-10-11 0:02:00) ——

中国的高科技公司都在香港美国🇺🇸





留言者信息

正一 留言于: 2019-10-10 11:13:00

正一



主题: 中午30分 国富论 (73)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第二节 论赋税



               本书第一章说过,个人的私人收入,最终来源于三方面,即地租、利润与工资。每种赋税,归根结底,必定是由这三种之一或三种共同支付的。因此,我将尽可能论述以下各点:第一,打算加于地租的税;第二,打算加于利润的税;第三,打算加于工资的税;第四,打算无差别地加于这三项收入的税。由于分别考究此四种赋税,本章第二节要分为四项,其中有三项还得细分为若干小项。我们在后面可以看到,某些开始虽是打算加于某项资源或收入上的赋税,结果却不是由它们来支付,所以非详细讨论不可。



                在讨论各特殊赋税之前,需列举关于一般赋税的四种原则作为前提。这四种原则如下:



                一、每个国家的国民,都必须尽可能地按照各自能力的大小,即按照各自在国家保护下享得的收入的比例,缴纳赋税以维持政府。一个大国的人需缴纳的政府费用,正如一个大地产的公共租地者需按照各自在该地产上所受利益的比例,提供它的管理费用一样。所谓赋税的平等或不平等,就看对于这种原则是尊重还是忽视。必须注意,任何赋税,如果结果仅由地租、利润、工资三者之一负担,其他二者不受影响,那必然是不平等的。关于这种不平等,我就在此稍微提一下,不拟多讲,以后,我只讨论某种特别赋税是怎样不平等的以及它所影响的某种私人收入方面。



                 二、各国民应当缴纳的赋税,必须是确定的,不得随意变更。缴税的日期、方式及数额,都应当让一切纳税者及其他的人了解得十分清楚明白。如若不然,每个纳税人就多少不免为税吏的权力所左右;税吏会借故加重赋税,或者利用加重赋税来恐吓和索贿。赋税如不确定,即使是不专横不腐化的税吏,也会由此变得专横与腐化,何况他们这类人本来就是不得人心的。据一切国家的经验,确定人民应纳的税额,是非常重要的事情。我相信,赋税即使收得不平等,其害民尚小,但税额如果不确定,其害民甚大。


                三、各种赋税完纳的日期及完纳的方法,应当考虑纳税者的最大便利。房租税和地租税,应在缴纳房租和地租的同时征收,因为这一时期对纳税者最为便利,或者说,他在这一时期最容易拿出钱来。至于对奢侈品一类的消费物品的赋税,最终是要出在消费者身上的。征收的方法,一般都对他极其便利。当他购物时,缴纳少许。每购一次,缴纳一次。购与不购,是他的自由;如果他对这种征税方式感到有困难的话,那只有责备自己了。



                四、一切赋税的征收,需设法使人民所付出的,尽可能等于国家所收入的。如人民所付出的,多于国家所收入的,那是由于以下四种弊端:第一,征收赋税可能使用了大批官吏,这些官吏不但要耗去大部分税收作为薪俸,而且在收税以外还勒索人民,增加人民的负担。第二,它可能妨碍了人民的勤劳,使人民对那些会给许多人提供生计和职业的事业裹足不前,并使本来可利用以举办上述事业的资源,由于要缴纳税款而缩减乃至消灭。第三,对于不幸的逃税未遂者所使用的充公及其他惩罚办法,往往使其倾家荡产,从而社会便失去由使用这部分资本所能获得的利益。不适当的赋税,是逃税的一大诱因。而逃税的惩罚,又势必随着诱因的加强而相应地加重。这样的法律,开始是造成逃税的诱因,然后又用严刑征收逃税,并常常按照诱惑的大小而确定刑罚的轻重,给人民设陷阱,完全违反普通正义原则。第四,税吏的频繁到访及令人讨厌的稽查,常使纳税者遭受极不必要的麻烦、困恼与压迫。这种烦扰严格地讲,虽不是什么金钱上的损失,但无疑是一种损失,因为人人都愿意设法来摆脱这种烦扰。总之,赋税之所以往往困扰人民而又无补于国家收入,总不外乎这四种原因。



               上述原则,道理明显,效用昭著,国家在制定税法时,多少都留意到了,都使尽浑身解数,尽可能地保持税收公平。纳税日期及方法,务求确定并便利于纳税者。此外它们都竭力使人民在正常纳税以外,不再受其他勒索。但下面对于各时代各国家的主要赋税的评述,将表明各国在这方面的努力,并未得到同样的成功。



第一项:出租税和地租税



                    加在土地地租上的赋税,其一,可按照某种标准对各地区评定地租的额度,评定之后就不作改变;其二,税额随土地实际地租的变动而变动,随情况的变化而增减。



                    比如英国,就是采用前一种方法。英国各地区的土地税,是根据一个恒定不变的标准评定的。这种固定的税,在设立之初,虽说平等,但因各地方耕作上勤惰不齐的缘故,久而久之,必然会流于不平等。英格兰由威廉及玛利第四年法令规定的各州区各教区的土地税,甚至在设定之初,就是极不公平的。因此,这种赋税,就违反上述四原则的第一原则了,所幸它对于其他三条原则,却完全符合。它是十分明确的。纳税的时间就是交租的时间,所以对纳税者是很便利的。虽然在一切场合,地主都是真正纳税者。但税款通常是由佃农垫付的,不过地主在收取地租时,必把它扣还佃农。此外,与其他收入相等的税收比较,这种税征收时使用的官吏是很少的。各地区的税额不随地租增加而增加,所以地主由改良土地而多生出的利润,统治者并不分享。固然,这些改良有时会成为同一地区的其他地主破产的原因,但加重某特定地产租税负担的程度,极其有限,不足以阻碍土地的改良及其正常的生产。由于没有减产的趋势,也就不会有抬高物价的趋势,不会妨害人民的勤劳。地主除了要缴纳赋税外,不会有其他不便。



                     英国的地主无疑是由这土地税的恒久不变而得到了利益,但这利益的产生,和赋税本身性质无关,而由若干外部情况决定。



                     英国自从评定土地税以来,各地地租业大为繁荣,一切土地地租无不继续增加,而鲜有跌落,因此,按现时地租计算应付的税额,和按旧时评定实付的税额之间,就生出了一个差额,所有的地主,几乎都按这一差额而得了利益。假使情形与此相反,地租因耕作衰退而逐渐低落,那一切地主就几乎都得不到这一差额了。按英国革命以后的情势,土地税的恒久性,有利于地主而不利于统治者;假若情势与此相反,说不定就有利于统治者,而不利于地主了。



                     赋税既然以货币征收,土地价值的评估,自然以货币形式表现。自作了此评价以来,银价就十分固定,在重量上和品质上,铸币的法定标准都没有变更。假若像在美洲银矿发现之前两个世纪那样,银价显著上升,则此评价的恒久性将使地主吃大亏。假如像在美洲银矿发现之后一个世纪那样,银价显著跌落,则此评价的恒久性会使统治者的收入大大减少。此外,如货币法定标准变动,同一银量,或被降低为较小的名义价格,或被提高为较大的名义价格,例如,一盎司银,原可铸五先令二便士,现在不照这办法,而用以铸二先令七便士或十先令四便士,那么,在前一种情况下吃亏的是纳税的地主,在后一种情况下吃亏的是收税的统治者。



                     因此,在与当时实际情况差不多的情形下,这种评价的恒久性,就不免要使纳税者或国家感到极大的不便。然而,只要时间过长,这种情况就必定会发生。各帝国虽与一切其他人为的事物相同,总有走上末路的一天,但它们却总图谋永生。所以帝国的任何制度,被认为应与帝国本身同样永久,都不但要在某种情况下是方便的,而且在所有情况下都应该是方便的。换言之,制度不应求其适合于过渡的一时的或偶然的情况,而应求其适合于那些必然的而因此是不变的情况。



                     法国有一些自称为经济学家的学者,他们认为,土地税应随地租的变动而变动,或依耕作状况的进退步而有所升降。这才是最公平的税。他们主张,一切赋税最终总是落在土地地租上。因此,应该平等地根据最后支付的地租来收税。一切赋税应该尽可能平等地落在支付它们的最后租金上,这无疑是对的。但是,他们这种极微妙的学说,无非立足于形而上的议论上,我不欲过多地与他们辩论。我们只要看以下的论述就可十分明了:何种赋税,最终出自地租;何种赋税,最终出自其他资源。



                     在威尼斯境内,一切租给农家的可耕土地,都征收约地租十分之一的税。租约要在公家登记册上登记,这登记册由各地区的税吏保管。倘若土地所有者自耕其地,其地租即由官吏公平估定,然后减去税额五分之一。因此,土地所有者对这种土地所纳的赋税,就不是估定的地租的百分之十,而是百分之八了。



                     与英国的土地税比较,这种土地税的确公平得多。但却不是那么确定。税额的评估常常可能给地主带来很大的烦恼,在征收上可能要耗费大得多的费用。

或许可以设计这样一种管理制度,既能在很大程度上防止上述的不确定性,又能在很大程度上减少上述费用。



                     比如,责令地主及佃农两方,必须同在公家登记册上登记租约。假若一方有隐匿或伪报,即处以相当的罚金,并将罚金一部分给予告发及证实此情况的人,这样,双方伙同骗取公家收入的弊端,可得到有效的防止。而一切租约的条件,就不难由这登记册得知了。



                    有些地主,对于租约的重订,不增地租,只要求若干续租金。在大多数情况下,这是败家子儿的做法,他们为贪取眼前的现金而舍去价值大得多的将来收入。不用说,在大多数情况下,这种行为都是有损于地主自己的,但也时常损害佃农,而在任何情况下,这都是对国家有害的。因为,佃农常会因此费去很大部分的资本,从而大大减低其耕作土地的能力,使他感到提供续租金而付较低的地租,反比增付较高的地租更加困难。况且土地税为国家最重要的一部分收入,因此,凡降低佃农的耕作能力从而损害土地税收入的事情,都对国家有害。总之,要求续租金,是一种有害的行为。假若对于这种续租金征收比普通地租重得多的赋税,该行为或可受到阻止,所有有关各方,如地主、佃农、统治者乃至全社会,均将受益匪浅。



留言者信息

随缘人 留言于: 2019-10-10 9:43:00

随缘人



主题: 2019年10月10日(周四)将进行新股申购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米奥兰特:申购代码:300795,申购价格:14.27元/股,申购上限:1.00万股。



留言者信息

小小溪 留言于: 2019-10-9 22:38:00

小小溪



主题: 早茶新闻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外交部:中方“不可靠实体清单”将于近期发布
https://finance.sina.com.cn/china/gncj/2019-10-09/doc-iicezzrr0941870.shtml


科创板投价报告得规范 至少采用两种估值法
https://finance.sina.com.cn/roll/2019-10-09/doc-iicezuev0880053.shtml


创业板注册制改革提速 企业、投行提前备战
https://finance.sina.com.cn/roll/2019-10-09/doc-iicezuev0876603.shtml


美股逼近8月低点 机构坚定看多A股底气何在?
https://finance.sina.com.cn/stock/marketresearch/2019-10-09/doc-iicezuev0951746.shtml



留言者信息

正一 留言于: 2019-10-9 11:13:00

正一



主题: 中午30分 国富论 (72)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汉堡市有一种公家当铺,人民把实物交与当铺,当铺即贷款于人民,利息是百分之六。这些当铺——或称为“郎巴德”——向国家提供了十五万克朗的收入,以每克朗四先令六便士计,约合三万三千七百五十英镑。



                宾夕法尼亚政府是不曾积蓄任何财富的,但它发明了一种对人民的贷款方法,即不交货币,只交与货币相等的信用证券,以双倍价值的土地做担保,并需付若干利息。此证券规定十五年偿还,在偿还以前,可以像银行支票一样在市面上流通,而且由议会法律宣布为本州民间的法定支付货币。宾夕法尼亚政府是节俭而有秩序的,它每年的开支费用不过四千五百镑,它由这种贷款方法筹到的收入足以维持政府的开支。不过,实行这种方法的功效如何,需视下面三种情形而定:第一,对于金银货币以外的其他交易媒介有多少需要,换言之,对于必须以金钱向外国购买的消费品,有多少需要;第二,采用此策略的政府,信用如何;第三,信用证券的全部价值,决不可超过在没有这证券的情况下流通界所需金银币的全部价值,所以这种方法是否使用得适度,亦与其成功与否大有关系。在美洲其他几处殖民地,曾一度也使用过这种方法,但由于滥用无度,结局往往是弊大于利。



                 只有确实的,稳定的,恒久的收入,才能够维持政府的安全与尊严。资本及信用不具备这些性质,决不可把它当作政府的主要收入资源。所以,一切已经越过游牧阶段的大国政府,基本不会通过这种源泉来获取大部分的公共收入。



                  土地是一种比较稳定和恒久的资源。所以一切越过了游牧阶段的大国的收入都是以国有土地地租为主要源泉。古代希腊及意大利各共和国就是如此。它们国家大部分必要费用的开支,在很长时间内取自国有土地的产物或地租。而以前欧洲各国统治者大部分的收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也是来自王室土地的地租。在近代,战争和备战这两件事体,占了一切大国必要费用的大部分。但是在希腊及意大利古代各共和国,每个市民都是兵士,服役也好,准备服役也好,费用都是自备的,国家无需支出很多的费用。所以,一项数额不大的地租,就足够开支政府一切必要的费用了。



                  在欧洲古代的君主国中,大多数人民因当时风俗习惯,对于战争都有充分准备。一旦参加战争,依照封建的租地条件,他们自己支付自己的费用,或由领主出资维持,统治者无需增加新的负担。政府其他费用,大都非常有限。司法行政一项,不但毫无所费,而且是收入的来源,这是我们前面说过的。乡下人民于每年收获前后,各提供三日劳动;国内商业上认为必要的一切桥梁、大道及其他土木工程,有这项劳动,就足够营造和维持了。当时统治者的主要费用,似乎就是他自身家庭及宫廷的维持费。他宫廷的官吏,即国家的大官。财政大臣是为统治者收地租的,内务大臣是为他的家庭掌管支出的。治安大臣和警卫大臣管理统治者的马厩。统治者所居的宫室,通常是城郭形式的建筑,与他的其他堡垒基本无异。这堡垒的看守者,就可以被看作是卫戍总督。统治者平时必须出费维持的武官,就只限于这些人。在这种情况下,一项大的地租,通常就可开支政府一切必要的费用了。



                  在现代的欧洲文明各国中,全国所有土地,即使管理得有如全部属一个人所有,全部土地所能够提供的地租,恐怕决不会达到各国平时向人民征收的普通收入那么多。例如,英国平常的收入,包括其用作开支必要经营费,支付公债利息,及清偿一部分公债等用途的,每年达一千万镑以上。然而所收土地税,以每镑征四先令计,尚不及二百万镑。这所谓土地税,按照设想,不仅包括由一切土地地租征取的五分之一,而且包括对一切房租,一切资本利息征取的五分之一,免纳此税的资本,只放贷于国家的及用于耕作的部分。这土地税,很大部分是取自房租及资本利息。例如,以每镑征四先令计,伦敦市的土地税,计达十三万三千三百九十九镑六先令七便士;威斯敏斯特市,六万三千零九十二镑一先令六便士;沃特赫尔及圣詹姆斯两宫殿,三万零七百五十四镑六先令三便士。这土地税的一定部分,按照同样规定向王国内大小城市征收的,而几乎全部出自房租及商业资本和借贷资本的利息。总之,英国值五抽一的土地税,既然不到二百万镑,则全部地租、房租、资本(贷给政府及用于耕作的资本除外)的利息收入总额,当然不超过一千万镑,也就是说,不超过英国在平时向人民征收的收入额。英国为征收土地税对各种收入所作的估计,虽说在几个州和几个区,该估计额和实际价值很接近。但就全国平均起来,无疑是和实际价值相差太远。有许多人估计,单单土地地租一项,即不计房租及资本利息,每年总额当有两千万镑。他们这种估计,是非常随便的,我认为估得过高。但是,假若在目前耕作状态下,英国全部土地所提供的地租,未超过两千万镑,那么,土地如果由一人全部所有,而且置于他的代办人、代理人的怠慢、浪费和专横的管理之下,那全地租额,莫说两千万镑的二分之一,恐怕连四分之一也提供不出来。英国今日王室领地所提供的地租,恐怕还不到这个情况下所能提供的数额的四分之一。如果王室领地更加扩大,则其经营方法必定更加恶劣。



                   人民由土地获取的收入,不与土地地租成比例,而与土地生产物成比例。除播种的种子外,一国全部土地年生产物,都是由人民每年消费或者用以交换他们所需的其他物品。凡使土地生产物增加到其本来可能增加到的原因,无论是什么,它使人民收入因而减少的程度,总大于它使地主收入减少的程度。英国土地地租,即生产物中属于地主的部分,差不多没有一个地方达到生产物三分之一以上。假使在某种耕作状态下,一年只提供一千万镑地租的土地,如在另一种耕作状态下,一年可提供两千万镑地租,又假使在这两种场合,地租都是相当于生产物的三分之一,那么,地主收入因土地被阻滞在前一耕作状态下所受的损失,只不过一千万镑,而人民收入因此所受的损失要达三千万镑;未计入的,不过播种的种子罢了。一国土地生产物既减少三千万镑,其人口就也要按照这三千万镑减去种子价值后的余额,按照所养各阶级人民的生活方式和费用方式所能维持的人数减少下来。



                 在欧洲现代文明国家中,以国有土地地租为公家大部分收入的情况已不复存在了。但统治者拥有广大领地的情况,仍是一切大君主国共有的现象。王室领地大抵都是林地,可是有时在林地走几英里也不一定能找到一棵树木。这种土地的保留,既使国家产物减少,又使国家人口减少。假使各国统治者将私有领地都卖了,所得的货币必很可观。可以之清偿国债,收回担保品,由此所得的收入,较之该地在任何时候给统治者提供的收入恐怕都要多得多。在土地改良,耕种得极好,且其出售时能产生丰厚地租的国家,土地的售价以三十倍年租为准。既未经改良耕植,地租又低的王室领地,其售价当可望相当于四十倍年租,五十倍年租或者六十倍年租。统治者以此大价格,赎回国债担保品,就立即可以享受此担保品所提供的收入。而在数年之内,还会享有其他收入。因为,王室领地一旦变为个人财产,用不了几年,即会好好地改良,好好地耕植。生产物由此增加了,人口亦必随着增加,因为人民的收入和消费必因此增大。人民收入和消费增大,统治者从关税及国产税得到的收入势必随着增加。



                 任何文明国家的统治者,由其领地获取的收入,看似对人民个人无损,但实际上社会所支付的代价,比统治者所享有的其他任何同等收入都来得多。所以,为社会全体利益计,不如拍卖王室领地,从而分配给人民,而统治者一向由其领地享有的收入,则由人民提供其他同等收入来代替。



               土地用作公园、林地及散步场所,其目的在供游乐与观赏,不仅不是收入的源泉,而且时常还需出资维护。我看,在大的文明国家中,只有这种土地可属于统治者。



                因此,公共资本和土地,即统治者或国家所特有的两项大收入源泉,既不宜用以支付也不够支付一个文明大国的必要费用,那么,这些费用的大部分,就必须取自各种税收,换言之,人民须拿出自己一部分私人的收入,构成君主和国家的公共收入。



留言者信息

随缘人 留言于: 2019-10-9 9:32:00

随缘人



主题: 2019年10月9日(周三)将进行新股申购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交建股份:申购代码:732815,申购价格:5.14元/股,申购上限:1.40万股 。



留言者信息

小小溪 留言于: 2019-10-8 21:17:00

小小溪



主题: 早茶新闻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常会 审议通过优化营商环境条例
https://finance.sina.com.cn/china/gncj/2019-10-08/doc-iicezuev0814248.shtml


央行:9月对金融机构开展中期借贷便利操作共2000亿元
https://finance.sina.com.cn/roll/2019-10-08/doc-iicezzrr0823054.shtml


两部门:10月起明确生活性服务业增值税加计抵减15%
https://finance.sina.com.cn/roll/2019-10-08/doc-iicezzrr0789583.shtml


科创板投价报告迎规范文件 券商应加强内容质量控制
https://finance.sina.com.cn/stock/kechuangban/2019-10-08/doc-iicezzrr0720537.shtml


三大运营商5G预约用户数超900万 商用落地进入倒计时
https://finance.sina.com.cn/roll/2019-10-08/doc-iicezuev0638087.shtml



分页 [1][2][3][4][5][6][7][8][9][10] [上一页] [下一页]   [发新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