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收藏本页
联系我们
论坛帮助
dvbbs

金量子论坛金量子.家留言板 → 中午30分:《国富论》(37)


  共有78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中午30分:《国富论》(37)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正一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资深人士 贴子:2095 积分:7162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6-1-3 14:49:00
中午30分:《国富论》(37)  发贴心情 Post By:2019-8-13 11:34:00

         有些国家的法律禁止货币的利息,但由于在任何地方使用资本都会取得利润,所以在任何地方使用资本都应有利息为酬。

经验告诉我们,这种法律,不但防止不了重利盘剥的罪恶,反而会使它加重。因为,债务人不但要支付使用货币的报酬,

而且要对出借人冒险接受这种报酬支付一笔费用。换言之,要给出借人保险,使他不会遭受对重利盘剥所处的刑罚。



        在放债取利不被禁止的国家,为了禁止重利盘剥,法律往往规定合法的最高利息率。这个最高利息率,

总应略高于最低市场利息率,即那些能够提供绝对可靠担保品的借款人借用货币时通常所付的价格。

这个法定利息率若低于最低市场利息率,其结果将无异于全然禁止放债取利的结果。如果取得的报酬少于货币使用之所值,

则债权人便不肯借钱出去,所以债务人得为债权人冒险接受货币使用之全值而支付一笔费用。

如果法定利息率适当等于最低市场利息率,则一般没有稳当担保品的人便不能从遵守国法的诚实人那里借到钱,

而只好任重利盘剥者盘剥。现在,英国的货币贷给政府,年息为百分之三,贷给私人,若有稳当担保品,

则年息为百分之四或百分之四点五,所以,像英国这样的国家,规定百分之五为法定利息率,也许是再适当不过。



          必须注意,法定利息率,虽应略高于最低市场利息率,但亦不应高得过多。比方说,

如果英国法定利息率规定为百分之八或百分之十,那么,就有大部分待借的货币,会借到浪费者和投机家手里去,

因为只有他们这类人,愿意出这样高的利息。诚实人只能以使用货币所获的利润的一部分,作为使用货币的报酬,

所以,不敢和他们竞争。这样,一国资本将有大部分会离开诚实的人,而转到浪费者手里,不用在有利的用途上,

却用在浪费资本和破坏资本的用途上。反之,在法定利息率仅略高于最低市场利息率的场合,有钱出借的都宁愿借给诚实人,

不愿借给浪费者和投机家。因为借给诚实人所得的利息,和借给浪费者所收取的利息几乎相同,而钱在诚实人手上,稳当得多。

这样,一国资本就大部分在诚实人手中,而在这些人手中的资本,大抵都用得有利。



       没有任何法律能把利息减低到当时最低普通市场利息率之下。1766年,法国国王规定利息率需由百分之五减至百分之四,

但结果,人民用种种方法逃避该法律,民间借贷利息率仍为百分之五。应该指出,土地的普通市场价格,取决于普通市场利息率。

有资本不愿亲自使用但愿从中得到一些收入的人,对于究竟把它用来购买土地好,还是把它借出取息好,通常总是再三盘算的。

土地财产是极稳当可靠的,除此以外,大都还有其他几种利益。所以,比较起来,把钱贷给别人收取利息,所得虽更多,

但他通常却宁愿购买土地而得较小收入。这些利益可以抵补收入上一定的差额,但亦只能抵补收入上一定的差额。

如果土地地租远逊于货币利息,那就谁也不愿购买土地,土地的普通价格必因而下降。

反之,如果这些利益抵补这差额后还有许多剩余,那就谁都宁愿购买土地,土地的普通价格就会提高。

在利息率为百分之十时,土地售价常为年租的十倍或十二倍。利息率减至百分之六、百分之五、百分之四时,

土地售价就上升到年租的二十倍、二十五倍,甚至三十倍。法国市场利息率高于英国;法国土地的普通价格低于英国。

英国土地售价常为年租的三十倍;法国土地售价常为年租的二十倍。



第五章 论资本的各种用途


       一切资本,虽都用以维持生产性劳动,但等量资本所能推动的生产性劳动量,随用途的不同而极不相同,

从而对一国土地和劳动的年产物所能增加的价值,亦极不相同。资本有四种不同用途。

第一,用以获取社会上每年所需使用所需消费的天然产物;第二,用以制造天然产物,使适于眼前的使用和消费;

第三,用以运输天然产物或制造品,从有剩余的地方运往缺乏的地方;第四,用以分散一部分的天然产物或制造品,

使成为较小的部分,适于需要者的临时需要。

第一种用法是农场主、矿业家、渔业家的用法;第二种用法是制造者的用法;第三种用法是批发商的用法;

第四种用法是零售商的用法。我以为,这四种用法,已经包括了一切投资的方法。



            这四种投资方法,有相互密切关系,少了一种,其他不能独存,即使独存,亦不能发展。为全社会的福利计,

亦是缺一不可。第一,假设没有资本用来提供相当丰饶的天然产物,制造业和商业恐怕都不能存在。

第二,天然产物,有一部分往往要加工制造后才适于使用或消费。假设没有资本投在制造业中把它加工,

则这种天然产物将永远不会被生产出来,因为没有对它的需求;或如果它是天然生长的,它就没有交换价值,

不能增加社会财富。第三,天然产物及制造品富饶的地方,必从所剩余的地方运往缺乏的地方,假设没有资本投在运输业中,

这种运输便不可能。于是它们的生产量便不能超过本地消费所需。批发商人的资本,可通有无,

使这个地方的剩余生产物交换别的地方的剩余生产物,所以,既可以奖励产业,又可以增进这两个地方的享用。

第四,假设没有资本投在零售商业中,把大批天然产物和制造品分成小的部分,来适应需要者的临时需要,那么,

一切人对于所需的货物都得大批买进来,超过目前的必需。假设社会上没有屠户老板,我们大家都非一次购买一头牛或一头羊不可。

这对富人也一定是不便的,对贫民将更为不便。贫穷劳动者如果要勉强一次购买一个月或半年的粮食,

那他的资本一定有一大部分,不得不变作留供目前消费的资财,一定有一部分本来能提供收入的,不得不变作不能提供收入的。

职业上的工具、店铺内的家具,都非减少不可。对这种人来说,最方便的办法,是在需要生活品的时候,能够逐日购买逐时购买。

这样,他可以把几乎全部资财用作资本。于是他所能提供的工作的价值扩大了,而他以此所获的利润,

将足以抵消零售商的利润对货物价格所增加的数目而有剩余。有些政论家对商店老板的成见是完全没有根据的。

小商贾群立,虽然他们相互间也许有妨害,但对社会毫无妨害。所以,不需要对他们课税,或限制他们的人数。

例如,某市及其邻近地带对于杂货的需求限制着该市所能售出的杂货量,因此可投在杂货商业上的资本,

绝不可能超过足以购买这数量杂货所必需的数额。这种有限的资本,如果分归两个杂货商经营,这两人之间的竞争,

会使双方都把售价减低得比一个人独营的场合便宜。如果分归二十个杂货商经营,他们间的竞争会更剧烈,

而他们结合起来抬高价格的可能性会变得更小。他们之间的竞争,也许会使他们中一些人弄得破产,但这种事情我们不必过问,

当事人应该自己小心。他们的竞争绝不会妨害消费者,亦不会妨害生产者。比之一两个人独占的时候,那只能使零售商贵买而贱卖。

零售商多了,其中也许有坏分子,诱骗软弱顾客购买自己不需要的货物。不过,这种小弊害不值得国家去注意,更用不着国家去干涉。限制他们的人数不一定能杜绝这个弊害。举一个最显著的例子,不是因为市场上有许多酒店,我们社会上才有饮酒的风尚;而是社会上由于他种原因而产生了好饮酒的风尚,才使市场上有许多酒店。





0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